一、鄢凌其人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恣意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一、鄢凌其人

分享到:
关闭

“师哥,这次月考你又拨了头筹,能抽空指点我吗?”鄢凌浅浅的笑着,有些局促的看着陆钧。

这是陆钧第一次被鄢凌搭讪,在他们进入组织后的第四个月,那时的鄢凌还没有十八岁。经过四个月的风吹日晒,鄢凌原本苍白到透出青色血管的皮肤已经彻底转变。她不像其他的女队员擦着防晒霜保持自己的白皙容颜,一身的清汤寡水颇有点天生丽质的意思,好在阳光似乎也没舍得在她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那时的鄢凌皮肤细腻透着淡淡的阳光暖色,在一众肤色白皙的女性队员里很特别,配上格外执着坚定的眼神,显现出别具一格的风情。

鄢凌是个孤儿,一个人旅行时被人贩子捕捉后卖到了组织。也许平时不怎么见阳光,刚到训练营时鄢凌是全营最苍白的一个,瘦弱的身体,长至腰间的头发,衣服穿在身上都空荡荡的,像个纸片人一样羸弱到让人侧目。其实那时组织并没看上鄢凌,她实在是太瘦弱了,根本不符合组织遴选佣兵的标准。

“先生,请不要以貌取人,我觉得我可以的。”鄢凌对教官直接把她分配到洒扫队伍的决定很不满意,在大部分人都惶惶不知所措的时候,冷静的站在教官面前提出了异议。也许是她的眼神太坚定,教官沉吟了一下竟然破天荒的让所有人都参加了第一次体能筛选。事实证明,教官的眼光大部分时候是很毒辣的,除了鄢凌勉强在最后时刻通过了筛选,其他原本被刷下去的人竟再没一个能通过了。

“虽然你做到了,可这并不代表你能在佣兵的队伍里生存下来,做洒扫固然不能活的随心所欲,却也能好好的活着,做佣兵能力不足是会直接丧命的,你还坚持要做佣兵吗?”教官冷冰冰的看着趴在地上起不来的鄢凌,没什么感**彩的说着。

鄢凌体力透支的厉害,连起身都很困难,眼睛里却透着决绝的坚定。“我命由我不由天。生也罢死也好,总归是我选的,我心不悔。”那是陆钧第一次见识了鄢凌个性中的坚韧和决绝。

此后的一个月里,鄢凌拖着瘦弱的身体,凭着顽强的毅力撑过了难耐的三十天。她总是行色匆匆,极其自律的训练休息,风雨无阻。有时陆钧训练回来还能看见她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真是个倔强的女子啊!陆钧那时在心里想着。

短短的三个月,曾经瘦弱的女子依然不胖,却生生长高了不少,病态的苍白被充满生命力的暖色取代,九十个拼命的日夜,让年仅十几岁的鄢凌飞快的成长。她不再是排在队伍最后的尾巴,甚至将大部分人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连教官都对鄢凌坚韧不拔的心性格外的赞叹。此女将来定能执掌江湖生死!陆钧记得,当时教官们私下里是这样评价鄢凌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陆钧发现鄢凌的目光总是追随着自己,似乎把自己当成了拼命追赶的对象,纯粹而坚定的视线似穿透人心的利箭,让心无旁骛,努力训练报仇的陆钧生生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入营的第三次月考后,鄢凌第一次正面找上了陆钧,浅笑着请陆钧指教。陆钧当时挺新奇的,毕竟向他示爱的女队员很多,向他请教的,鄢凌却是独一份。

“呵呵,你太弱,还是等你厉害些再来找我吧。”陆钧笑着拒绝了鄢凌,在鄢凌失望的眼神中慢慢的走远。直到现在,陆钧都很后悔,一想起来就觉得如今情路坎坷当真是活该。

于是,此后的日子里鄢凌更加刻苦,如影随形的紧追陆钧的训练脚步,拼命的程度能与陆钧这一心报仇的人相媲美,陆钧对鄢凌的坚韧感到深深的震惊。

“师哥,上个月月考又是你第一啊,我能请你指教下吗?”第四次月考后鄢凌再一次把陆钧拦在了宿舍的楼下。

“呦,这不是陆钧的小跟班嘛。”和陆钧同行的魏云开玩笑的说。

“胡说什么。”陆钧看着脸颊通红的鄢凌,笑骂了一句。

“我不是师哥的跟班,不过我确实崇拜师哥。”鄢凌落落大方的说了一句,眼睛里亮晶晶的。

“呵!要说我也比你大啊,怎么不叫声师哥啊,要不你叫我声师哥,我指点指点你怎么样?”魏云嬉笑的打趣鄢凌。

鄢凌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期待的看着陆钧,让陆钧不忍拒绝,“好。就这里吗?”

鄢凌显得很高兴,“哪里都行,请师哥不要照顾我。”

陆钧也被感染的微笑起来。

他们俩过招的时候,四周围了很多人,鄢凌一点也不怯场,或者说,她眼睛里除了陆钧根本容不下别人。

对于鄢凌的进步陆钧是惊讶的,短短五个月她完成了蜕变,场地里出手如电,身形灵活的女子身上再也找不到一丝羸弱。

“没事吧。”陆钧一时没控制好力度将鄢凌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看见鄢凌微皱了眉头他赶紧向前询问,心里莫名的紧张了下。

“唔。”鄢凌低吟了一声,半天才站了起来,缓了缓说:“没事。看来我还是不够格请师哥请教的。呵呵,谢谢你肯陪我过招。”

陆钧笑着说:“别这么说,你已经很棒了。”

鄢凌看了看围成一圈的人,笑道:“我先走了。”说完转身离去。

“啧,这小丫头是看上你了啊!”魏云笑着对陆钧说。

陆钧眼神闪了闪,笑道:“没事别胡说八道,小心鄢凌恼了找你麻烦。”

“别。那小姑奶奶老子可不敢惹。”魏云对鄢凌从心里发怵,这种女人心性比一般男人都坚韧,一旦得罪了怕是要脱层皮。

陆钧看着撒腿跑掉的魏云失笑不已,再想想鄢凌,他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随后的两三个月里鄢凌依然努力的训练,偶尔找陆钧请教一次,两个人之间也不经常说话,但总有种朦朦胧胧的暧昧在涌动。

经过九个月的训练,他们这一批的佣兵要选择发展方向了,陆钧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个人佣兵,鄢凌只是笑笑,表示自己也一样。陆钧只要想起这一刻,总是恨不得穿越时光去改变当时的决定,可惜过去的终究是不能改变的。

最后一个月是训练营的结业考试,考试不通过的无论以往成绩如何都将被刷下去从事辅助工作。陆钧一如既往的第一名通过了考试,鄢凌却迟迟未能出现在终点。陆钧莫名的焦躁,在最后时刻看到鄢凌身影时,才舒了口气。

“你怎么回事?”陆钧走过去问。

鄢凌一脸的苍白,唇色浅淡的难看,头发一缕缕的黏在脸颊,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整个人十分的狼狈。“没事,身体突然不舒服。”

“要紧吗?”陆钧关心的问。

鄢凌抬头看着陆钧,眼睛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跟他说,可最后却只说了不要紧三个字。

当天晚上,陆钧在宿舍里做力量训练,鄢凌在陆钧宿舍下站了许久,直到有人站在窗台上看到,笑着喊:“陆钧,鄢凌师妹在下面等你。”

鄢凌倾慕陆钧大家都知道,对于为何两人都选了个人佣兵大家还私下里讨论过,只是毕竟是别人的私事,也没谁闲的多管闲事。

陆钧听说鄢凌在下面,拎着哑铃走到窗边,笑说:“大晚上的你不睡觉过来找我吗?不会又要请教吧?”

鄢凌走到窗下,抬头看着陆钧,微微的笑着,她说:“师哥,我走了。”

陆钧也没多想,好笑的说:“你这丫头半夜跑来就为了看看我的宿舍?”

鄢凌没说话,只是挥了挥手,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夜色里。

等陆钧再次见到鄢凌时,她已经站在了主君对战的擂台上。看着鄢凌凌厉的攻击着高敏敏,看着她被经年的佣兵伤的遍体鳞伤,看着满身血色的鄢凌手持匕首凶狠地插在高敏敏的胸前,整个过程陆钧都是怔愣的。血花溅到了鄢凌的脸上,发丝一缕缕的黏连着,让她看起来嗜血而陌生,直到鄢凌霸道的揽住脸色苍白的葛晓曦,毫不客气的亲吻上去宣誓她的所有权,陆钧才知道所谓的我走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鄢凌在结业前突然转了协作佣兵,还是通过主君位阶挑战,选择了往届的佣兵的伴臣做伴臣,这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不明白一直倾慕陆钧的鄢凌怎么突然做出了这么惊人的决定。对此陆钧也是震惊的,心里很不舒服,可是他并没认真探究过自己的心思,也从没想过去问鄢凌。他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去管别人的事,只是生活里少了那个经常追随他的女子而已,有什么关系呢,陆钧如是想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热门小说推荐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