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你不滚两圈,难雪我之耻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恣意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十一、你不滚两圈,难雪我之耻

分享到:
关闭

这片林子是长在山上的,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虽说没有参天大树遮天蔽日,但面积不小,各种乔木灌木很是密集。村子闭塞,一年里也来不了几个外人,村子里的人也不愿意出去,祖祖辈辈的在这以农耕渔猎为生,与外面恍若两个世界。村民相信自然有灵,信奉山神、树神、河神,对这片历史悠久的林子存有敬畏之心,认为这是天神生活的地方,除了每年祭祀时有专门的猎户前来猎取祭品,鲜少靠近这里,大部分时间,这里就是飞禽走兽、花鸟鱼虫的天下。野草、落叶厚厚的铺在地上,再加上高低不平的山势,让人难以行走。

夜里地下热量上涌,有大量的水汽氤氲的环绕着或高或矮的树木,时不时的有枭鸟鸣叫之声,让安静的密林平添了一丝寒意。

鄢凌看着被薄薄雾气弥漫的林子,仔细的辨别方向,从容的借着浓密的树枝攀爬上了一座小山包,停下脚步仔细的感应了下蛊虫传来的信息,然后双眼熠熠生辉的嘀咕着:“啧,前方的路越发的难走了,难为陆钧这家伙一路上居然没留下一点儿行动过的痕迹。”

陆钧引鄢凌前来的这片地域,林木比较高大,树与树之间的距离被拉开了,但脚下的路却越发的崎岖不平起来,人在这地方行动的难度指数更胜鄢凌选定的那片夜训场所。

纤细的身影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奔跑跳跃,步幅跨越的极有韵律,束起的长发随着前行的身影在夜色里划出轻盈的弧度。脚踏在枯叶上的轻微响动,搅动了安静的密林,飞鸟挥动翅膀扑簌簌的从这边飞落到另一边,侧着小脑袋看着林间穿梭的黑影,偶有兽类闪着亮光的眼睛在一闪而过的背影后忽闪不停。

“呼!”鄢凌这一路快速的行走攀爬,时间久了体力也消耗很大,索性就选了一棵看起来很顺眼的大树嗖嗖的爬了上去,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坐下,一边驱使虫豸继续探查陆钧的行踪,一边垂着腿悠哉游哉的休憩。

十分钟后,鄢凌奇怪的坐直了身体,“咦,怎么失去踪迹了?”然后不死心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琉璃瓶,随手往树下扔去。瓶体很薄,坠地后碎成无数片,霎时,树下一片沙沙沙的响动,似乎有数以万计的虫豸快速的向前方蔓延而去,带着淹没一切的气势,在漆黑的夜色里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嗤,这是学聪明了,竟然能屏蔽我的蛊术搜寻。啧啧,今天不抓到你我还不回去了。”鄢凌不服气的嗤笑一声,站起身来,看了看旁边的树枝,轻盈的往前一跃,手臂抓着树木的枝干向下滑去,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鄢凌拍了拍手,查探了下地形,抬脚向左边而去,结果原本结实的地面突然塌陷,鄢凌一惊,迅速打量了一下现场,手疾眼快的抓住旁边伸展过来枝条,然后哗啦一声,鄢凌所站的地方全部塌陷,一阵的尘土飞扬,鄢凌重重地摔到了一个大坑里。

“......”鄢凌躺在坑底无语问苍天,她居然有一天会掉到陷阱里?

“呵呵呵。”上面突然传来低沉的笑声,温柔愉悦,像大提琴般悦耳的钻进鄢凌的耳朵里。

“陆钧!”鄢凌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陆钧的名字,气得直接坐了起来,抬头看着刚才自己呆过的那颗大树。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鄢凌自然知道中了陆钧的埋伏,恼羞成怒的看着隐藏在阴影里的陆钧。

树上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楚,一片树枝抖动了几下,陆钧从树上轻松的跳了下来,蹲在坑边看着鄢凌,笑道:“怎么,掉到坑里这么不爽?我铺了不少茅草,应该摔不疼吧。”

“......”鄢凌无语,瞪着陆钧,“你亲自试了?老娘觉得很疼,你自己摔下来试试!”

陆钧俊眉朗目轻轻舒展,朦胧的夜色下带着如沐春风的喜色,眼角眉稍都透着宠溺。他看着鄢凌也不言语,明显不会上她的当傻兮兮的跳下去。其实早在做陷阱时他就亲自试过了,绝对不会让鄢凌痛到。

如此生动俊美的陆钧,一反这些年的沉默郁结,让鄢凌恍若穿越时光见到了那个最初的耀眼男子。

陆钧看鄢凌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弯着嘴角低低的笑了起来。

“咳咳!”鄢凌尴尬的掩住嘴唇咳嗽两声,心道,没事笑这么荡漾干嘛!然后恶声恶气的说:“赶紧把我弄上去!”

陆钧嗤笑一声,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笑道:“这点高度可难不住凌主,你自个儿上来。”

“......”鄢凌磨牙,从身后取出攀爬的钩索,甩了两下嗖的从坑底抛了上去。

陆钧微微侧身,看着钩索从自己的身前飞过,在不远处的粗壮树枝上绕了两圈,牢牢的固定住。

“你心可真够狠的,也不说一声就往我身上招呼,不怕给我开两个洞吗?”陆钧苦笑的摇头。

鄢凌白眼,“要是这么容易就能在你身上开洞,陆爷还是赶紧让贤的好,占着第一的位置多丢人啊!”

陆钧呵呵笑笑,“快上来。”

鄢凌撇嘴,拽了拽绳索,脚踏上坑壁几下就蹿了上来。

“你个**,竟敢坑我!”普一上来,鄢凌就恼怒的向陆钧发起了攻击。

陆钧早就知道鄢凌不老实,轻松的躲开了鄢凌的进攻,笑道:“你这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还讲不讲理。”

鄢凌理所当然的说:“老娘从来就不是讲理的人!”

“呵呵。”陆钧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一把抓住鄢凌挥过来的手掌,轻笑道:“我错了,我给你道歉,咱们别打了成吗?”

鄢凌撇撇嘴,“放开,抓上瘾了。”

陆钧嘴角一抽,悻悻的放开她的手。

“你今天玩这一出是几个意思?什么时候还跟我手下那帮兔崽子搅和到一起去了?”鄢凌拍了拍身上的灰,随口问道。

陆钧伸手帮她把头上粘着的草叶拿掉,轻声说:“我没跟他们搅一起啊,我就是想让你出来,我想你了。”温柔的双眼深情的似宽广的大海,欣喜的接受她所有的优点,也能容纳她所有的任性。

鄢凌任由陆钧帮她整理了头上乱七八糟的杂物,翻了翻白眼儿,就是不想理你才不回你信息,这厮搞这一出分明算准了她会受不住挑衅的跑出来。“我的夜枭怎么回事?”

陆钧微笑:“没怎么,就是找人帮忙切断了天网和夜枭的数据联通,你出来以后他们就恢复正常了。”

“谁啊?不会是尤雁北那家伙吧!”鄢凌无语,也只有那家伙能通过兵部的线路直接干扰到她的天网。

陆钧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眼睛里心里全都是眼前的女人。

“那个在红外热感应监测中消失的家伙是你动的手脚?”鄢凌也没追问,问了另外一个她比较关心的问题。

陆钧笑着摇头,“我只是在他们行进的途中扔了些反侦察涂料,还有一些其他的零零碎碎的东西,至于被哪个家伙拿去了用了我可不知道。”

鄢凌点点头,会用这些东西,还懂得资源共享,也算不错,如果此次能冲到春辞布置的大营,她可以重点关照下这人。

“你老婆呢?”鄢凌挺奇怪的,要说钟情挺粘着陆钧的,他不会是半夜偷偷跑出来的吧!

“......”陆钧一愣,苦笑道:“能不提她吗?”

鄢凌斜了他一眼,“自欺欺人!”说完抬腿往回走,回去看看夜训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陆钧叹息,举步追了上去。

“我联系了你几次,为什么不回复我?”陆钧打量着鄢凌的神色,略微委屈的问。

鄢凌头疼,以往陆钧一味的隐忍包容,尽显男人包容的心胸,鄢凌尚能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该骂就骂想打就打,可自从上次小树林藏枪走火之后,这厮突然改变了策略,动不动就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话也多了,温柔的能掐出水来,让鄢凌无从应对,索性不理不踩,眼不见为净。结果,啧,真失败,今天就不应该出来啊!鄢凌后悔的想。

“鄢凌,......”陆钧正想说什么,突然前面传来异动,陆钧一把抓住鄢凌的手将人扯到身边,眼神凌厉的看向前方。

鄢凌也聚精会神的看着前方,眼睛里幽光闪烁,朦胧的看清一个黑影。“熊。”声音很轻的吐出一个字,鄢凌平静的挣脱陆钧的禁锢。

陆钧转头,一眼就看进了鄢凌隐隐碧色的双瞳,平常黑葡萄般的瞳孔莫名的变成了碧色,隐隐的像是野兽的竖瞳,让陆钧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这是?”

鄢凌看着逐渐靠近的熊,轻声道:“我是巫蛊寨王蛊祭祀。别说这些,先料理了这畜生再说。”

陆钧心思百转千回也只能压下去,拉住鄢凌,轻轻地说:“我来。”

鄢凌不满的看他,什么意思啊!姑奶奶需要你保护吗?

陆钧转过头去,不容抗拒的说:“你还小。”

“......”鄢凌气结,姑娘都二十好几了,头一次听人说她小!

说话间,那头熊已经慢悠悠的来到了两人不远处,个头不是特别巨大,胸部有道浅色的月弯形标记,颈部的毛很长,看起来还很年轻。

“是黑熊。”陆钧没什么情绪的说了一句,将鄢凌轻轻的向后推了推。

“......”鄢凌咬牙,现在不跟你一般见识,等会儿要让你好看!

这熊视力极差,自然看不清这里的人,微微抽了抽鼻头,很快确认了陆钧和鄢凌的所在,嚎叫一声,笨重的身体就向两人奔了过来,速度极快,肉肉的熊爪唰的一下就向陆钧挥了过来,带着开山碎石的气魄。

陆钧不敢轻敌,聚精会神的看着黑熊的一举一动,看见熊爪举起,先一步跳出了攻击范围,兔起鹘落般的绕到黑熊的一旁,手中匕首寒光一闪,便从黑熊的左眼上划过,血花飞溅而出,黑熊凄厉的怒吼声中,陆钧急速的跳出熊爪的攻击范围。

“吼!”熊受了伤,疼痛让它格外的暴躁,速度很快的找上了陆钧,若不是陆钧行动敏捷,怕是会被这熊直接拍趴在地上。

“艹!你行不行啊!”鄢凌看陆钧被黑熊拍了一个跌咧,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还好没事,随口就怂了陆钧一句。

“......”陆钧一听差点没气吐血,什么叫他行不行啊!“你给我一边呆着少说话!”

“切!”鄢凌对陆钧的色厉内荏表示鄙视。

“......”陆钧无语,要是不尽快解决这熊,他这一世英明可就毁在鄢凌嘴里了。

电光火石之间,陆钧手起刀落,匕首带着寒光凶狠的插进了黑熊的右眼。黑熊重伤心生退意,吼叫一声竟冲着鄢凌而来。

“闪开!”陆钧吓了一跳,大喊一声,早没了刚才的从容。

鄢凌显然也没料到这熊会跑她这来,手往腰间一摸,一条漆黑的长鞭呼呼的破风而来,想也没想的就往那熊的下三路招呼。

“吼!”想是哪鞭子抽中了熊的**,那熊叫的好不凄惨,看得陆钧嘴角直抽,满脸狗血,当然他也没忘了补刀,下手可谓快狠准,彻底撂倒了这头畜生。

陆钧刚松了口气,转头看向鄢凌,结果这女人端起枪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陆钧。

“......”陆钧莫名其妙,这又哪里得罪她了。

哒哒哒,一阵枪鸣,陆钧话都来不及说,只能狼狈的上窜下跳,左躲右闪,最后还迫不得已的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啧,你不在地上滚几圈,难雪我掉坑之耻。”鄢凌看着陆钧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心情舒爽的收起武器,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陆钧无语,要不要这么睚眦必报。

“好了,现在我们再来算算其他的。”鄢凌顺了顺头发漫不经心的说。

“什么?”陆钧正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动作,随时准备继续躲闪,结果鄢凌来了这么一句让他怔愣,还有什么要算的?

鄢凌笑了笑,上前一步,一脚踏在陆钧的肩头,阴森森的问:“老娘哪里小了?”

“......”原谅陆钧想歪了,实在是鄢凌的表情太诡异。“没丈量过......”

“嗯?”鄢凌眯眼,脚下用力,直接让陆钧闭了嘴。

陆钧苦笑,索性将支起的腿也放在地上,跪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鄢凌,轻柔的说:“你听错了,我是说那熊还小,我一个人就能对付,还不用你这BOSS出手。”

“呵呵。”鄢凌明知道陆钧在胡说八道,心里却喜滋滋的,咯咯的笑了一会儿,拉起陆钧,心里说不出的柔软,竟弯腰帮陆钧拍打膝盖上的灰尘,让陆钧心里悸动着,多么渴望时光就此停滞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热门小说推荐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