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我心悦你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恣意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二、我心悦你

分享到:
关闭

之后的两人突然变成了两条平行线,结业后,陆钧忙着复仇,忙着晋升阶位,鄢凌进入了协作佣兵营,忙着化零整合高敏敏的原有势力,更忙着组建自己的下属势力,还要及时完成组织留给各阶佣兵的硬性任务。忙忙碌碌的过了两年,陆钧已经成为了排位靠前的高阶个人佣兵,昔日的仇人也毙命于他手中,而鄢凌的势力也开始蓬勃发展,势头迅猛,进阶速度也令人侧目。这两年里,他们谁也没联系过谁,除了组织集会他们甚至很少见到对方,就好像曾经的一切都不过是梦幻一场。

后来一次任务中,陆钧被人设计,落入了郑毅的圈套,危机重重的时刻,两年都没联系的鄢凌却突然出现,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陆钧救了出去。陆钧伤的很重陷入了昏迷,鄢凌不眠不休的贴身照顾了他整整三天,陆钧的生命体征才开始稳定的恢复。

“鄢凌?”看到鄢凌的那一刻,陆钧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酸的要命,莫名的想哭。

“是我。师哥,没事了。”鄢凌温柔的替陆钧擦掉额头上的冷汗,细声细语的说。

“谢谢你。”陆钧按下心里的百感交集,弯着嘴角说。

鄢凌笑了,没再说话。

“陆爷,你醒了?”葛晓曦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

陆钧是知道葛晓曦的,就是这个弱不经风的家伙让鄢凌放弃了个人佣兵身份,就是这样一个处处不如他的男人将鄢凌的目光从他的身上抢走了!陆钧心里突然很郁结。

“这是我的伴臣葛晓曦。”鄢凌接过葛小曦手里的碗,笑着给陆钧介绍。

陆钧眼神闪了闪,点了点头,温和的说:“我累了。”

鄢凌忙说:“嗯,那你休息吧,我调了人过来照顾你,你放心。”

“你要走吗?”陆钧平静的问。

“嗯,有点事没做完,得赶紧回去处理。”鄢凌替陆钧掖了掖被子,轻声说着,“郑毅我没杀,师哥好了以后自己料理他吧。你这次伤的太重,一定记得先把身体养好,我先走了。”

陆钧缓缓的点了点头,看着鄢凌牵着葛晓曦的手匆匆离去。那时,陆钧才意识到,鄢凌这个名字,这个坚韧倔强的女子早已深深的住进了自己的心里,只是从前只顾着报仇忙事业不曾细细的想过儿女情长,这样一个人竟然让自己错过了。“你可真蠢”病床上的陆钧自嘲的呢喃。

以陆钧的身体素质,加上鄢凌派人送来的各种珍稀药品补品,陆钧很快就恢复了,随后他联合几个好友以雷霆之势迅速铲除了郑毅及其附属组织,可惜郑毅背后的势力太过强大,不是他此时能随便处理的,陆钧也很爽快的收了手。

经过这次事件,平行线般的两个人又有了交集。陆钧经常和鄢凌见面,像多年的老友一般无所不谈,却都明智的没有谈到过曾经的暧昧情愫。可是感情这东西岂是说控制就能控制住的?

有一次陆钧得了一把很不错的鞭子,兴冲冲的送给了鄢凌,鄢凌很开心的回赠了他一把镶满宝石的小匕首。

“啧,这匕首除了炫富能干什么?你可真会送礼物。”当时陆钧颇为嫌弃的说。

鄢凌笑道:“我现在可不就是个俗人嘛,除了有钱,也没什么好东西能让陆爷看的上眼了。”

陆钧笑骂一句,不客气的收了起来。

“你家晓曦呢?怎么没带来?”陆钧不经意的问。

鄢凌甜蜜的笑了笑,“说是要给我做鱼丸,在家忙乎呢。”

陆钧看着她一脸幸福的笑容,心里嫉妒的发疯,垂眸掩饰了眼中的恶意,装模做样的说:“他倒是宠你。”

鄢凌呵呵一笑:“嗯,我不善厨艺,确实是他照顾我颇多。”

陆钧笑了笑,轻松俏皮的说:“我倒是听说你宠他宠的厉害,跟个眼珠子似的护着,舍不得让他受一点儿伤。”

鄢凌也没多想噗嗤一笑,“师哥,你这话说得怎么这么酸啊!”

陆钧翻个白眼儿,“你想多了。不过一个男人总是让你这么护着,你不累吗?”

鄢凌浅淡的笑了笑,温柔的说:“晓曦资质是不够好,但为人单纯善良。结业考试时我身体突发状况,生死一线,幸好遇到了晓曦这医术高明的医生,是他顶着高敏敏的压力为我理顺气血,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师哥,我这辈子是不可能有什么单纯善良了,他啊,是我心里的白月光,折损不得,只要有我在,我定要护他一世周全,即便有朝一日我将逝去,怕是会带着他一起,呵呵。”

闻言,陆钧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心慌的厉害,竟呆住了。

“我说的有这么震撼吗?你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鄢凌笑着问陆钧。

陆钧回过神来,按下心中的不安,笑道:“没想到你会说这种话,有点意外了。呵呵,不过你这样宠一个男人,宠的像个娇小姐似的,怕是不好吧。”

鄢凌不以为意,眼角眉稍都透着骄横的气息:“我的男人,我喜欢怎样宠都是我俩之间的事情,只要晓曦不嫌弃谁又管的着我!再者,鄢凌虽是一介女流,性子却不怎么好,执拗霸道之处更胜一般男子,晓曦他无条件的包容我所有的执拗和霸道,心甘情愿的为我操持家务,只做我身后的那个男人,这也不是随便哪个男人能轻易做到的。世间情爱千万种,哪有那么多定式。呵呵,拖家带口的,有一方强势,另一方还是不要太强势了好,不过师哥一心成就事业,这心无旁骛的也算逍遥自在。”

陆钧转头看了看鄢凌,笑而不语。

“这么看着我干嘛?”鄢凌奇怪的问陆钧,哪里说错了?继而笑道:“师哥你这么深遂的眼睛真不适合专注的看着谁,很容易让人陷进你的温柔里。”

陆钧挑眉,“要说我们也算认识的比较早了,怎么你没陷进去?”

鄢凌突然转开了视线,笑着说:“师哥你太优秀,哪是我能配的上的。”

陆钧嘴角抽抽,心里郁闷的喊着,你配不上还有谁配的上!倾慕了那么久,怎么就不能像追求葛小曦一样直接对我说出爱慕,只要你现在说,我立马答应啊!可是这也只是想想。是以,陆钧只是嗤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话题扯到这里,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两人都默契的端起茶杯喝茶。

“鄢凌,亏你还有心思在这喝茶,快回去看看,你那宝贝疙瘩不知怎么惹了宋飞,被宋飞扣住了。”成为协作佣兵后,李文珊一直和鄢凌走的很近,她的匆匆而来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在哪?”鄢凌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嗜血,那是陆钧第二次在她的脸上看到这种藐视生命的表情。

“营后面的小花园里。”李文珊说完,鄢凌脚步一抬,迅速的向大营跑去,急迫重视的程度让陆钧心情更是沉重,想了想便也跟了去。

其实根本没什么大事,只不过葛晓曦出门找鄢凌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宋飞身上,宋飞当时位阶排在鄢凌之上,他对鄢凌迅猛的发展速度很是忌惮,平时就没少下套,这次碰上葛小曦一个人便想着随便羞辱下,好好落落鄢凌的脸面。

一般情况下,下阶佣兵很少不理智的为一点儿小事得罪上阶佣兵,大部分都会生受下来,可惜鄢凌根本不是这种人,势弱时或许会稍做忍耐,此时与宋飞高下难断,鄢凌自不会让他在自己面前放肆。所以,当鄢凌看到葛晓曦被宋飞的伴臣踩在脚下时,根本就没打算善了,直接掏出通讯机向吏部司上传了一份下阶挑战上阶的生死对擂申请。按照组织弱肉强食的生存信条,吏部司按照正规流程很快就给批了下来。鄢凌连对擂地点都懒得换,审批一下来,二话不说就打到了宋飞的跟前。

宋飞其实是错愕的,实在没想到鄢凌是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事关生死竟如此草率的决定了。鄢凌没有按照协作佣兵的惯例进行伴侣共同御敌,竟然推开葛晓曦以一敌二!这让围观的陆钧更加迁怒葛晓曦的无能。不过短短几个回合后,陆钧惊奇的发现,两年没见,鄢凌的身手有了质的飞跃,当得上出手如电,势如猛虎,在贴身近战上有了很高的造诣,即便是以一敌二也丝毫不落于下风。这种成绩都是实践磨砺出来的,眼明手快,杀伐干脆,陆钧看得心下甚喜,对鄢凌的渴求进一步加深。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鄢凌没废什么力气就废掉了一个高阶组合佣兵,狠狠地震慑了一些对她虎视眈眈的人。她挺拔的站在阶下囚的面前,冷傲的说:“不过是高我一阶,我晾着你你就是上位,我要料理你,你算个屁!组织里讨生活眼睛被屎糊了是很要命的宋主。”

“......”失败者在强者面前是没有话语权的,宋飞是积年的上阶佣兵,这个道理自然明白,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鄢凌不置一词。

鄢凌淡笑,缓缓上前一脚踩在朱渝的头上,将她的脸狠狠的踏在地上碾。“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动我的人。嗯?”她说的很慢很轻,脚下的力道却很重,陆钧看到朱渝的眼睛在外力下明显的外凸。

“动了我的人便要付出代价是不是,我也不难为你,不是右腿踩得嘛,我剁了它就是。”说着,鄢凌匕首深深的刺进朱渝的右腿上,然后一下一下的挫磨切割,在朱渝凄厉的惨叫声中生生切下了朱渝的右腿。

鄢凌看了看被切下来的残肢,随意的拍了拍手,淡笑道:“我这人不是什么好人,被人欺负了若不能十倍的还回去,夜里就难以安眠,所以,为了我的身体健康只能辛苦你们了。你这腿我怎么也要切他个十次八次才能满意,这便安排人给你接上,保证它完好无损的长在你身上,此后我们就慢慢玩儿。”她说的温柔,却透着冷血。

“你这疯子!”杀人不过头点地,即便是他们这些杀人如麻的佣兵也鲜少有像鄢凌这样抓着一个阶下囚长期折磨的癖好。所以,看着自己的女人被鄢凌这么对待,宋飞恨得双目赤红,怒骂了一句,有点后悔惹上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后来鄢凌并没有真的几次三番的去切那女人的腿,不过刑部司巫蛊处却多了两个蛊人,每日里被巫蛊师们当小白鼠使用着,直到耗尽最后一丝血精。

按照组织规定除了上交失败者三分之一资源给组织,宋飞剩余的三分之二势力顺理成章的成了鄢凌的囊中之物,过不了多久就让鄢凌的实力连越数级。

对敌人辣手的鄢凌在面对葛小曦时格外的温柔。陆钧站在一边看着她抱着葛晓曦细声细语的安抚劝导,轻轻地拍掉葛小曦身上的灰尘,撒娇道:“不要自责了好不好,我饿了,想要吃鱼丸呢~”然后对陆钧略微点头便带着葛晓曦走掉了。

陆钧心里很堵,即瞧不上葛晓曦的废物样,也恼怒鄢凌目下无人般的宠溺与他,更是深刻的体会到了鄢凌冷酷无情的一面。唉!他终究是错过了鄢凌的成长,风风雨雨的两年,鄢凌瘦弱的肩膀扛起了全组的兴衰荣辱,该是怎样的辛苦。陆钧心里怜惜却没办法说出口,想要怜惜却不敢轻易的踏出一步,鄢凌那激烈的性格,一步踏错将会很难再作挽回。于是陆钧深深的隐藏了自己对鄢凌的渴求,以朋友的身份与鄢凌交往了又两年。

在这相交的两年里,陆钧见多了鄢凌的心狠手辣,也看惯了她对伴侣的柔情蜜意。他嫉妒、羡慕,却也战战兢兢。鄢凌的性子太决绝了,即便杀伐果决如陆钧也不敢轻易下手争夺她的爱。他仔细的观察鄢凌的行事风格,了解鄢凌现有的实力,把曾经未曾深入了解的事情都细细的查探,然后通过一些手段不断拉近自己与鄢凌的关系。比如,陆钧认真的了解了鄢凌蛊毒术的师承,查探蛊毒发源地苗疆与鄢凌的确切关系,再比如,他总是恰到好处的帮鄢凌完成些棘手的任务来获取她的亲近,一切都进行的晦暗而隐蔽。

陆钧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来重新赢回鄢凌的爱。而这一切却在一个春日的午后改变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热门小说推荐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