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午夜梦回的心悸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恣意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三、午夜梦回的心悸

分享到:
关闭

一切都起源于鄢凌的一次荒唐爱欲。

大营的东面有一大片林子,一直都是佣兵们游猎的场所,那天陆钧闲来无事在林子里散心,没想到撞见了鄢凌和葛晓曦在林中的小树丛中燕好,火辣辣的场景深深的刺痛了陆钧的眼睛,竟想也没想的向葛晓曦发起了伴侣争夺战帖。

当时鄢凌是震惊的,衣衫不整、满面怔愣的看着陆钧。

“你把衣服穿好!”陆钧恼怒的对鄢凌吼了一嗓子。

鄢凌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一脸黑线,匆忙的整理好衣服,笑道:“师哥,你至于嘛,我和我老公爱爱又不犯法,不就是地方不对碍了你的眼,你至于发这么大火吗?还挑战晓曦,别笑死人了,什么时候你都愿意和晓曦这种水平的佣兵动手了?”

陆钧此时反而平静了下来,一脸严肃的说:“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心悦你,我,要挑战他。”

鄢凌显然也没想到陆钧是来真的,神色复杂的沉默了半天,沉声问:“为什么?”

陆钧嗤笑,“鄢凌,你我相识已久,当时那么倾慕我为何不向我明说?”

鄢凌抿了抿唇,涩然道:“说了有用吗?你是没发现我倾慕你,非得我亲自去说?师哥,你心里有比我更重要的东西,我何必自讨没趣。再说,事已至此,再说这些有用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有晓曦了。”

陆钧心下暗恨,“就他那弱鸡似的身手哪里配的上你?就连那副身体也是高敏敏玩剩下的,如此肮脏的家伙,怎么就成了你的白月光了!”

陆钧说的痛快,鄢凌却变了脸色,一脸寒霜的看着陆钧,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这让陆钧心下一凛暗自戒备。

鄢凌倒是没像往常一样直接动手,她整理了仪容,冷冷的说:“弱不弱,脏不脏全在我乐意,谁给你的资格来质疑我的决定!陆钧,看在你我相识一场,关系很不错的份上,我不愿与你为敌,此事就此打住,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各不相干。”说着拉起神色复杂的葛晓曦转身就走。

“鄢凌!”陆钧没想到鄢凌真的如此决绝,他一直觉得鄢凌没有忘记过曾经美好的感情,此时却被当头一棒,让他明明白白的知道,过去的就是过去了!陆钧很不甘心,输给葛小曦这样一个男人,让他情何以堪!于是第二天陆钧就向组织提交了申请,向鄢凌发起了主君位次挑战,他觉得只要战胜鄢凌,葛晓曦自然出局。

鄢凌收到户部司发来的挑战书时,肺都要气炸了,恨不得把陆钧抓来就地打死。“呵!既然你这么作死,我就成全你。”鄢凌冷笑的呢喃,让葛晓曦生生打了个冷战。

没有人比鄢凌更了解陆钧的强大,所以从一开始鄢凌就没打算老老实实的跟他硬碰硬。偌大的擂台上,鄢凌看着陆钧满面的冰霜。

“鄢凌。”面对这么憎恨自己的鄢凌,陆钧心里也不痛快,“我只是想重新夺回你的视线,你别怪我,我真的喜欢你。”

“哼!”鄢凌冷笑一声,“少废话。”脚一跺直奔陆钧而去。

陆钧自然也不会小看鄢凌,始终把控着局势,也格外防范鄢凌那些旁门左道。可惜对于蛊毒之类他一直不屑使用,实在没怎么深入了解过,而鄢凌显然知道自己的短板和长处,更了解陆钧这个人。于是,鄢凌很快就找到机会给陆钧下了蛊,完全不给陆钧缠住自己的机会。

陆钧对这么快就被鄢凌放倒在地并没有过多的惊讶,毕竟鄢凌手中的蛊毒种类太多,他也不可能全然防范住,更重要的是,陆钧隐隐的觉得败了可能会更好。

陆钧不知道被种了什么种类的蛊虫,全身的力气都被散尽,欲望却在身体里汹涌的翻滚。“你,做了什么?”他勉力的单膝跪在地上,平静的问鄢凌。

鄢凌看大局已定,缓缓的松了口气,蹲下身子对陆钧说:“我天生就是玩蛊的,你跟我对阵还指望我以己之短对你之长吗?笑话!你不是自视甚高、品性高洁嘛,呵,陆爷,慢慢享受。”

陆钧看着鄢凌慢慢的站起身来,扫视着一群怔愣的围观者,朗声说道:“看够了还是离开的好。”明明很普通的一句话却透着压迫感。

于是,一群直觉敏锐的佣兵纷纷离开了擂台现场,被这场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比试搞得莫明其妙。

“带过来。”所有人都离开后,鄢凌拿着通讯机淡淡的说了一句。陆钧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过了一刻钟,刑部司押着一群身穿罪囚服的女人来到了擂台。“你真要这么干?”闻风赶到的刑部司司长孔知南一脸严肃的问鄢凌。

鄢凌奇怪的看了孔知南一眼,“司长大人,陆爷败给我,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只要不弄死,组织没规定不准这么弄吧?”

“哼!你自己衡量。”孔知南与鄢凌共事两年多,对她还是了解的,多问了这一句已经是极限,自然不会再多说,直接留下那八九个女人径自离开了。

“你想做什么?”陆钧心里发寒,淡淡的问鄢凌。

鄢凌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难得的机会,好好伺候陆爷。”

“鄢凌!”此刻陆钧要是还不知道鄢凌的打算就算白活了。他惊怒的叫了一声鄢凌的名字,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折辱自己。

鄢凌瞥了陆钧一眼转身离开,那八九个女人迅速围住陆钧,不一会儿的功夫神圣的佣兵擂台上就响起了靡靡之音,伴随着陆钧痛苦愤怒的怒吼声。

那一日,陆钧经历了此生中最灰暗的一日,尊严扫地的被几个女人围在组织的擂台上肆意侮辱,他脏了,一身暧昧凌乱的痕迹要多狼狈有多狼狈。陆钧缓解了蛊毒后凶狠的杀掉了所有胆敢侮辱他的女人,可是他也再不是那个高高在上、光风霁月的陆爷了。也是从那一日起,鄢凌和陆钧的关系急剧恶化,确切的说是鄢凌对陆钧的态度急剧的恶化,横眉冷目动辄打骂,让营里的一众佣兵看的瞠目结舌。

四年时间,白驹过隙,当时的那一幕仿佛被鄢凌镌刻在了陆钧的心房上,忘不掉甩不开,只能日复一日的刺痛腐烂,让陆钧时不时的在午夜梦回时一次次的梦魇。

“我怎么在这?”陆钧自言自语的在原地转了一圈。多么熟悉的擂台啊!这里的每一块青砖,每一条缝隙都恍如昨日般历历在目。

“嘻嘻,陆爷在这!”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道似曾相识的女声。陆钧想不起是谁,但这声音却让陆钧瞬间陷入了惊慌之中。恍惚间,原本空荡荡的擂台上突然出现了七八个女人,她们一个个兴奋的看着他,仿佛看到了猎物的鬣狗,赶不走打不退,不加掩饰的眼神让人恶心生厌。

“陆钧,你身材真好。”直接的肌肤相亲让陆钧的身体布满了鸡皮疙瘩,他惊慌的发现,他整整齐齐的衣裳不知何时被扯的七零八落!一群女人像见了蜜糖的苍蝇般团团围住他,肆意妄为的羞辱他。

“滚!”陆钧很恼怒,可是他对自己的身体丧失了掌控,抬手推开身边之人都成了奢望,欲望奔流在他的身体里,让他心酸又痛苦。

“鄢凌你为什么这么对我!”陆钧红着眼睛嘶吼,却不能阻止那一双双充满恶意的手。放浪而肆意的笑声无孔不入的钻进陆钧的耳朵,让他憋闷的像即将死去一般。

“不要,不要这样对我!”让陆钧痛苦的呢喃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心悸的喘息着。

四周很安静,有月光透过窗口的缝隙朦朦胧胧的撒在屋子的地毯上。陆钧恍惚的眨了眨眼睛,转头看着自己熟悉的房间和那被风微微吹起的米白色窗帘,心慌的感觉渐渐的退去。他双手捂住脸,低低的笑了,恼怒而痛苦。又梦到那个场景了呢!四年多了,经过时间的沉淀,那场景并没有因为时光而模糊,反而积淀的越发鲜明,让陆钧想忘也忘不掉,更可悲的是,即便被如此恶劣的对待,他恼怒、痛恨之余,却仍不舍得断掉自己想要得到鄢凌的心思。

“老公,你怎么了?”钟情被吵醒了,揉了揉眼睛,迷蒙的问着坐床上的陆钧。

陆钧狠狠的搓了搓脸,没什么情绪的说:“没事,我出去抽根烟,你先睡。”说着也不待钟情回复就穿着睡衣走出了卧室。

“贱//人!”钟情锤了被子一下,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她知道,陆钧半夜惊醒一定与鄢凌有关,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但钟情除了暗自恼怒的骂两句也实在做不了什么,甚至从某方面来讲,她还要感谢鄢凌,正是因为鄢凌种给陆钧的红尘蛊,让她有机可乘,最终成了陆钧的妻子。

陆钧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深深的吸了口烟。烟雾缭绕中,思念在这无星无月的夜晚泛滥成灾。你在哪呢?陆钧望着夜空想着鄢凌。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她了,听说又带着葛晓曦出去了呢。陆钧,你怎么这么贱呢!被那样的侮辱,竟然还不可救药的爱着她!陆钧自嘲的笑着,暗骂自己下//贱,却没有想要停止这思念的意思。

“咳咳!”陆钧也不经常抽烟,猛地抽急了,被呛的咳了几声。

你好吗?这样的夜色让陆钧觉得格外的寂寞,实在没忍住就给鄢凌发了条简讯,随后又自嘲的轻语,“真是魔障了,谁会理你啊!”狠狠的吸了口烟再随手捻灭,陆钧转身去了书房。与其在钟府面对钟情,还不如出去忙任务,明天就回营里接任务!陆钧如是想着。

彼时,鄢凌带着葛晓曦在东方的一个小渔村里赏月。通讯响了两声,鄢凌拿过来看了一眼,竟是陆钧发来的问询。她嘴角浅浅的勾了一下,随手将简讯删除,并不打算回复。

“有事吗?”葛晓曦端着水果出来,看见鄢凌的动作随口问了一句。

“我们出来这几个月,该忙的都忙完了,明天就离开吧。”鄢凌接过雪梨,笑着说。

“哦,好,是有什么行动吗?”葛晓曦咬了一颗葡萄,眨着眼睛问。

鄢凌伸个懒腰,“是啊,好久没做任务了,总要交差的。”

葛晓曦看了一眼懒猫似的鄢凌,好笑的说:“主君明明很厉害,为什么总是躲着任务,也不怕被人小瞧了?”

鄢凌嗤笑:“老娘一分钱没少交,一个任务没漏做,谁敢笑我!”

“那是有陆......”葛晓曦一时嘴快,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偷偷的看了鄢凌一眼。

鄢凌瞄了他一眼,笑说:“怎么了,葡萄卡到喉咙了?”

葛晓曦尴尬的笑了笑,撒娇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鄢凌伸手将他拽过来抱在怀里,低笑道:“不是故意的也是要罚的。”

“嗯嗯。”葛晓曦被掌控了身体要害,轻轻地喘息两下,嗔道:“我就说了又怎样!好些任务本来就是陆爷帮你完成的,这是事实你还能赖掉!”

鄢凌呵呵一笑:“那是他乐意,我又没请他帮忙!再说,老娘也没白让他出力,不是给钱了嘛!”

葛小曦绝倒:“你还好意思说,人家陆爷出一次手就值那几个钱?”

“明码标价好不好!老娘才不做亏本的生意。啧,少提他,伺候好我才是正事。”鄢凌一副急色的模样,爱人间最原始的律动旖旎的羞涩了月亮,空旷的渔村里留下了这对儿恋人亲密的喃喃私语。

钟情坐在床上等了很久都不见陆钧回来,便穿上鞋出来查看。最后在书房的沙发上找到了熟睡的陆钧。钟情嫩白的手用力的抓着门框,雪白的贝齿咬着下唇,气得胸脯上下起伏,却怎么也不敢打扰陆钧,恨恨的骂了一句“鄢凌你个贱/人!”,而后不甘的转身回了卧室。

钟情离开后,陆钧睁开眼睛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不屑的冷哼一声,翻身兀自安睡。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热门小说推荐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