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你膝盖不值钱啊?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恣意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七、你膝盖不值钱啊?

分享到:
关闭

晚上陆钧是被一阵轻微的枪声惊醒的。他迅速的起身,仔细的分辨,确实是枪声。这枪声太过密集,即便加了***还是让熟悉枪械的陆钧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动静。他想了想,随手拿起手枪,站在门外的阴影里向远处观察了下。一片漆黑的夜色里,只有微风送来轻微的枪响,并不能看不出什么。陆钧没有那多管闲事的心情,正想回屋时,却有细微的声音从院子外的篱笆处传了过来,陆钧悄无声息的看着那个黑影从篱笆上一跃而进,手脚轻盈的往房间走来。

陆钧眯了眯眼睛,放缓了呼吸,等人进入攻击范围内飞起一脚卸掉了对方的武器,随后鹰拿雁捉的将对方压制在墙壁上,而**住对方的脸颊迫使来人抬头。

“是你?”陆钧诧异,而后又迅速的问:“鄢凌呢?”

来人却是葛晓曦。他一路躲过来,本想探探屋主的情况再做打算,结果刚一靠近就被完全控制住。事发突然,葛晓曦吓了一跳,但毕竟也是见过风浪得,迅速平复了心绪思索着脱困的办法,然后就看清了压制住自己的人。看到陆钧的脸,他本能的放松下来,稍稍喘了口气,快速的说:“主君带人去了前面的林子里。”

陆钧心想,既然带了人估计没什么大问题,松开葛晓曦,淡淡的问:“你们怎么在这?”

葛晓曦整理了下被扯送的衣服说道:“我们在这边做任务,刚刚遇到了追杀。”

陆钧蹙眉,这两天他一直在这里,并没看到有很多外地人进入,鄢凌他们是今天刚到的?话说组织在这里好像没什么别的任务安排吧。

“是玄牝女国的那个任务,主君将遴选场所定在了这里,大概要停留半个月。”葛晓曦好像知道陆钧所想,快速的说了一下。

实在不想跟他说话,陆钧点点头,便自己回了房间。

葛晓曦抿了抿唇,紧跟着陆钧进了房间,犹疑的问:“陆爷,钟小姐是来寻你的吗?”

闻言,陆钧转身问道:“追杀你们的是钟晴?”

葛小曦点点头。

陆钧暗骂一声,坐在桌前开始发通讯,最近没怎么理会钟晴,这女人是有毛病吗?怎么总逮着鄢凌发疯,真TM无限挑战自己的容忍度!

葛晓曦没敢坐,安静的站在窗边,先给鄢凌发了个定位,然后偷偷的打量着陆钧。

陆钧自然知道葛晓曦在一旁偷偷的观察他,不过他根本不在意,也懒得理他,兀自忙着自己的事。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葛晓曦透过窗户向外看了看,高兴的叫:“主君!”

鄢凌站在院子里,本来还奇怪怎么不见人影?听到葛晓曦的声音略微奇怪的走了过去,这里还有熟人?不期然的和陆钧看了个对眼。

鄢凌愣了一下,然后转头问葛晓曦:“没事吧?”

葛小曦摇头,轻快的说:“我没事。”

陆钧苦笑,这是怕自己对她的宝贝疙瘩不利?

“人抓到了吗?”葛晓曦看了一眼陆钧,有些尴尬的小声询问。

“嗯。”鄢凌淡淡的应了一声就看着他一言不发。

她看的随意却压迫感十足,葛晓曦手心汗湿,诺诺的叫了声“主君。”

鄢凌瞪了他一眼,转头扫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陆钧,然后一点不客气的直接坐到了床上。“跪下!”

淡淡的一声让葛晓曦吓了一跳,贝齿咬着嘴唇低头不语。

陆钧就知道要被迁怒,不过他也被鄢凌罚习惯了,跪就跪吧!叹息一声,陆钧起身走了过去,正要跪在鄢凌身前听候发落,却被鄢凌一脚点在膝盖上,阻止了的动作。陆钧不明所以的抬头。

“你跪我干什么?”鄢凌无语的看着陆钧。

“......”陆钧也无语,不是让他跪下吗?

“你膝盖这么不值钱?一边儿呆着去。”鄢凌白了陆钧一眼,没好气的说。

“......”陆钧嘴角抽抽,看了葛晓曦一眼,老实的坐回去喝自己的茶。

“我叫不动你了是吧!”鄢凌黑着脸对葛晓曦说。

葛晓曦哪还敢迟疑,赶紧往前走了几步蹭到鄢凌面前乖乖的跪好。

要说今天根本就不会出这一遭事儿。鄢凌一到这里就发现了钟晴的踪迹,本着不主动惹事的理念,鄢凌嘱咐随行人员一律不得私自离开训练地点,以防引起钟晴的注意而多生事端,结果葛晓曦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半夜里一个人偷偷跑了出去,还被钟情逮个正着,然后这女人疯子一样的追杀葛晓曦,要不是鄢凌发现的早,葛晓曦现在能不能好好的站在这都是个问题,鄢凌心里这个气啊。

“这两年是我太惯着你了吗?竟敢违反我的命令?我看你......”鄢凌微恼的骂了一句,手一抬就要打人,结果葛晓曦嗖的一下扑到鄢凌大腿上,可怜的叫嚷着:“别打我,我不敢了!”

“......”鄢凌举着手,看着把脸深深埋在自己腿上的人,一头的黑线。

“咳咳......”看到这一幕,陆钧差点没被茶水呛死,捂着嘴低低的咳嗽。这男人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啊,到底是怎么做出这种举动的。

葛晓曦听到陆钧的咳嗽声也有点不好意思,慢慢腾腾的抬起头可怜兮兮的说:“你不要生气嘛,我就是想挖两段莲藕来给你做桂花糖藕,我怎么知道那个钟晴半夜不睡觉还跑到荷塘去!主君,我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怕疼~”

“......”鄢凌郁闷,这还是给自己去找吃的了,这哪里还下得了手,手指在葛晓曦头上戳了一下,“就知道卖乖,下次再不听话,看我不打的你半个月下不了床。”

“嗯嗯。”葛晓曦连忙点头,笑着说:“主君,我挖了两根可水灵的莲藕,明天做给你吃。”

“呵,真拿你没办法。”鄢凌揉了揉他的脸,笑着抱怨一句,语气里的幸福任谁都听得出来。

陆钧看着这神展开,突然觉得自己悲催的要命,同样惹怒了鄢凌,这待遇真是天壤之别啊!

既然决定不再追究葛晓曦违抗命令之责,鄢凌也不打算在这耗着,看了看陆钧说:“我把钟晴扔在了荷塘,随行人员已经全部处理,你自己去救她上来吧。陆爷,你我是旧交,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跟你结仇,此前钟晴再三找我麻烦我也都忍了,还请你好好管束,下次再招惹到我,我可不会再跟她客气了。”

陆钧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鄢凌拉起葛晓曦的手客气的说:“告辞了。”

看着被夜色吞没的身影,陆钧又升起深深的无力感,整整呆了一个小时才慢悠悠的走去荷塘救钟情。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热门小说推荐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