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原来你拿这样的我没办法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恣意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八、原来你拿这样的我没办法

分享到:
关闭

钟情人被绑着扔在荷塘的浅滩处,全身衣服被水浸透,冰凉的池水让她不停的打颤,唇色青白,水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滴,身体冷的瑟瑟发抖。

“老公!呜呜,鄢凌那贱人把我扔在荷塘里。”钟情被救上来后抱着陆钧哭的好不凄惨,梨花带雨的楚楚可怜。

陆钧和钟情的婚姻起源于一次露水姻缘,彼时陆钧红尘蛊发,钟情顺势把自己的**交给了陆钧,然后央求她的父亲、当时的钟氏当家人前往佣兵组织问责。陆钧行伍出身,接受了太多正面的思想教育,即便后来遭人背叛被捕入组织,从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变成了一个拿钱办事的佣兵,骨子里的正义也是很难改变的。就算钟情有意算计,清白总归是毁在了陆钧手上,再加上鄢凌一直对他百般无视,陆钧便在钟氏和组织的要求下与钟情成婚了。

要说钟情爱陆钧,陆钧是不否认的,可是这爱不是陆钧想要的,他能做的只有躲避,直到钟致学逝世,陆钧才不得不定期回钟府帮助钟情处理钟氏的大小事情。陆钧的冷落并没有打消钟情的渴求之心,反而让她把所有的愤怒转移到了鄢凌的头上。她动不动就找鄢凌的麻烦,给陆钧带来了诸多的麻烦,陆钧念她也是个可怜人都默默的忍了。谁想这两年钟情越发的没有分寸,没头没脑的针对鄢凌就算了,完全不再乎钟氏的利益,只因鄢凌一人就不知折损了钟氏多少人手,陆钧恼怒之余不得不花更多的精力在钟氏身上,慢慢的对钟情的歉疚之意也消耗殆尽,别说鄢凌忍到极限打算反击,就是陆钧也对钟情没多少容忍之心了。

此时钟情装模做样的抱着陆钧哭泣,让陆钧厌恶万分,耐着性子把人推开,脱下衣服给她披上,冷冷的说:“钟情,我是答应你父亲照顾你、照看钟府,但我也是有底线的,我警告你别再招惹鄢凌,否则就别怪我不讲信用翻脸无情了。”

钟情神色一僵,气愤的将陆钧的衣服扔到地上,“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公,为什么总是帮着鄢凌那贱人欺负我!我就是看不得她那副狐媚样,谁让她勾引你,我不教训她,还由着她踩到我头上不成!”

陆钧看着钟情不可理喻的模样,一句话都不愿多说,转身往回走。

“陆钧你给我站住!”钟情气怒的跺脚,陆钧却一点停留的意思都没有。

“气死我了!”钟情无法,狠狠的跺了两下脚,还是小跑着追了过去。也亏她身体素质好,否则冻了这许久早出问题了。

回到房间,陆钧直接上床休息,钟情一路跟过来,看见陆钧已经休息,突然笑了起来,三两下脱了湿乎乎的衣服,钻进了陆钧的被窝。

“你干什么?”陆钧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冷冷的问。

“老公,我想你了。”钟情甜腻腻的对陆钧撒娇,玲珑的身体柔弱的往陆钧身上蹭。

陆钧一阵的恶心,刷的掀了被子,套上衣服走了出去。

“你上哪?”钟情气结的大喊。

“你自己睡,我出去转转。”陆钧随口说了句,转眼就跑没了影。

一口气跑到了村子东面的小树林,陆钧站在一棵大树前恼怒的踹了一脚树干。想要的得不到,不想要的甩不开,陆钧觉得人生真TM憋屈。

平静了一会儿,陆钧拿出通讯摩挲了很久,忍不住发了一条简讯给鄢凌。彼时,鄢凌和葛小曦刚刚完成剧烈运动,睡得正香。听见简讯鸣叫声,鄢凌在床边儿上摸抓了好一阵,点开来一看竟是陆钧发来的。东面小树林?鄢凌捂着头犹豫了片刻才轻手轻脚的起身前往。

鄢凌赶到时陆钧正坐在草地上抬头看天。

“这么晚了叫我出来有事?”鄢凌奇怪的看了看天,一片漆黑连颗星都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陆钧显然是没想到鄢凌真的会来,整个人看起来愣愣的。

鄢凌皱眉,走过去坐到陆钧身边轻轻的说:“你怎么了,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陆钧转头看着鄢凌,低声笑了笑,“我以为你不会来。”

鄢凌没说话,皱着眉打量陆钧。她总觉得这次见到的陆钧与往常不大一样,情绪很不对,让她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鄢凌,我觉得好累。”陆钧低头呢喃。

鄢凌沉默了一会,轻声道:“怎么?”

“呵呵。”陆钧轻笑,“最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心里郁结的很,我,真的累了。”

“......”鄢凌心里堵的慌,也不知该说什么。

陆钧侧身靠在鄢凌肩上,鄢凌转头看了他一眼并没说话,也没推开他。

“呵呵。”鄢凌竟然没有推开他,陆钧愉快的笑了笑。

“......”鄢凌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高兴了,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鄢凌。”陆钧轻轻的叫着鄢凌的名字。

“嗯?”鄢凌应了一声,真是两人难得的和平时刻。

陆钧闭了闭眼睛,颤抖的说:“你,你摸摸我好不好?”

“?”鄢凌愣住了,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

陆钧突然好想吻她,他也是这么做的。

鄢凌看着逐渐靠近的脸,下意识的躲开了。

“呵呵。”陆钧苦涩的笑了,渐渐的竟带上了颤抖的哭泣声。

“师哥?”鄢凌心里震惊,陆钧从来都是强大的,即便被她折磨的死去活来也总是沉默的承受,从没落过一滴泪,此刻却满脸的泪痕,哭得像个孩子。

“鄢凌,我好难受,你摸摸我好不好?”陆钧伤心脆弱的恳求着鄢凌,“鄢凌,我这里真的很难受。”这么久了,他坚持的痛苦,心绪郁结,此刻在心爱的人面前捧着心口哽咽的述说。

“......”鄢凌也无比难受,说不出话的看着陆钧眼泪断线珠子似的往下落。

“你摸摸我,就一次好不好?”陆钧低低的恳求声让鄢凌心神剧痛,微微用力的将陆钧压倒在绒绒的草地上,手/从/衣/摆/下/滑/了/进/去,直接触摸着丝绒般的弹性肌肤。

“唔。”陆钧低低的呻///吟一声,鄢凌脑子里的一根弦似乎断了,手指着了魔似的/在陆钧/的/肌/肤/上/游/走,带给陆钧一阵阵的**。

“鄢凌~”在她纤细温暖的手指触摸下,陆钧情///动的唤了鄢凌的名字。

“!”鄢凌一下子惊醒过来,手迅速的撤离,神色变幻莫测,继而猛地起身想要离开这里。

“鄢凌!”陆钧手疾眼快的抓住她的手,“你别走。你喜欢我的,我知道。”

鄢凌甩开陆钧的手,怒道:“那是曾经了,我现在有男人,你何苦缠着我不放!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鄢凌。”陆钧喃喃的喊了一声,看着衣/衫/不/整的自己,笑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呵呵,鄢凌,你果然对男人的示弱无力招架啊!”陆钧低沉的笑声一扫往日的颓然,重新燃起了希望。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热门小说推荐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