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爱撒娇的男人和女人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恣意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八十一、爱撒娇的男人和女人

分享到:
关闭

“这是怎么了?”等轩辕佑离开了,春辞低头问身下的男人。

靳方守气结,“你跟别的男人如此暧昧,是成心消遣我吗?”真是原话送还给春辞!

春辞好笑,俯身看着靳方守,疑惑的说:“丽主在外面养了那么多面首也没见你生气,怎么我不过收个弟弟你就这么生气?你这搞差别对待啊!”

“你!”靳方守知道春辞明知故问,自己更不好意思说出来,低声道:“你明知故问!”

“我不知啊!”春辞装傻。

“反正就是不允许你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我不高兴!”靳方守锤了一下身边的沙子,显得有些孩子气。

“你这男人,这么不会哄女人,哪个女人能受的了你啊?”春辞失笑。

“......”靳方守脸黑,转头不去看她。

“乖啦!不生气了。我们说点别的。”春辞伸手把靳方守的头摆正过来,哄宝宝一样说着。

“我不是小孩子!”靳方守抓狂。

“嗯嗯!”春辞点头,突然低头堵住了他的嘴,轻轻的吻了吻,等他平静下来,轻轻的问:“你喜欢ki

g吗?”

靳方守耳朵突然有些烧,低声说:“喜欢。今天是不小心跑丢的。”他解释了一下。

“呵呵,就相信你一次。”春辞酒喝的多,此时有点小小的眩晕,浓郁的酒香从口中吹出来扑到靳方守的脸上。

“你先起来。”靳方守有些不习惯的说。

“不要,我要好好审审你。”春辞撒娇的哼唧,手指从靳方守的鼻尖划到嘴唇,在他嘴唇上点了点,双眸含笑,月夜下的星光似乎都被吸进了她的眼睛里,该死的温柔醉人。靳方守突然觉得有点口干。

春辞细长的手指摸了摸靳方守滚动的喉结,灵巧的将圆润的扣子从扣眼儿里解放出来。

靳方守突然伸手抓住了春辞的手,阻止了她暧昧的动作。

“放开。”春辞凑近他的耳朵轻轻的说着,温热的气流轻轻地扫过耳部细软的汗毛,丝丝缕缕的痒。

靳方守猛的松手捂住了耳朵,半边身子都酥了。

“呵呵,爷,你怎么这么可爱!”春辞对靳方守这反应很是满意。

“不要胡闹!”靳方守有些色厉内苒的喝道。

“嗯,不胡闹,上次在枫色我......”想起上次的事,春辞心里就觉得难受。

“我没怪你,是我大意了。”靳方守捂住春辞的嘴,没让她说下去。

“爷,你真好!我以后都好好保护你。”春辞低头亲了亲靳方守的唇角,细腻温柔。

靳方守皱眉,“我不用你保护,我......”

“嘘!我们不说这个,我问你点儿别的。”春辞指头竖在他的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

“......”靳方守皱眉,看着春辞把他的衬衫下摆从腰带里拽了出来,露出强健的胸膛。

“这次回去有没有碰过女人?”春辞幽幽的开口问。

“......”靳方守不想回答。

“嗯?”春辞没听到答案,不客气的在他身上掐了一把。

“嘶~”靳方守吃痛,抽了口气。

“快说!”春辞赶紧他安抚了几下,低声说道。

“......”不想说就是不想说,靳方守转头一声不吭。

“哼!木头一块,你自己玩吧!”春辞生气,作势要走。

“有。”靳方守虽然知道春辞是装样子的,却还是抓住了她的手。

“谁呀!”春辞不满的撅着嘴。

“我回去不能不应付她。”靳方守解释道。

春辞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心里不爽就是不爽!

“这里有没有被碰过?”春辞点着靳方守的嘴唇问。

“......,有”靳方守老实的回答。

“这里呢?”手指下移春辞不高兴的问。

“有。”靳方守也利索的回答。

“那这个呢?”她屁股动了动,不依不饶的问。

“......,你到底想怎样?”关键部位被蹂躏了一下,靳方守气息乱了些,有些无奈的问春辞。

“哼!都跟别人巫山云雨了,还敢说我勾三搭四!”春辞在靳方守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靳方守嘴角一抽。

“我怎么也得宣示下主权吧!”春辞不满的说了句,一口咬在了靳方守的肩头。

“......”靳方守感觉肩膀剧痛,一定被咬破了,不过也随春辞去折腾了。

等口中尝到了血腥味,春辞才抬起头来,猫儿似的舔了舔嘴唇。

“满意了?”靳方守无奈的说。

“怎么可能!”春辞挑眉扫了靳方守一眼,低头吻住他的唇,凶猛霸道。靳方守也被她撩起了火,双手捧住她的头,两个人如干柴遇到了烈火瞬间燃烧起来。

清风明月,花好月圆,温情的呢喃声在哗哗的海浪声中时有时无。

“爷,舒服吗?”事后,春辞伏在他身上低低的问。

“嗯。”虽然靳方守觉得这种事不应该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不过春辞问了,他就很诚实的回答。也许因为心仪,所以才这般水**融的美妙吧。

“呵呵,我以为你不会回答呢。”春辞轻笑,“爷,你喜欢我吗?”

“......”靳方守想了想应该是真的喜欢吧。他会想念她,会格外介意男人对她献殷勤。朱丽公然在外面勾三搭四他虽然会不高兴,但却没有这么强烈的占有欲。

“怎么不说话?”春辞摸了摸他的脸,轻声问。

“我认真想了想,应该是喜欢你的。”靳方守一副经过深思熟虑的认真,然后又问,“你喜欢我吗?”

春辞笑了,“自然喜欢,第一眼就喜欢。”

“嗯。”靳方守微微的笑了,端方如玉,退去清冷的外壳,内里格外的温柔。

“你这木头,不会说甜言蜜语吗?”春辞摩挲着靳方守的眉眼,好笑的问。

“我不善此道。”靳方守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对另一半认真负责、不说谎不是很好吗,何必非要甜言蜜语的哄?

“我算知道朱丽为啥会红杏出墙了,你丫真没情趣!”春辞戳了下靳方守的额头。

“......”靳方守皱眉,“你也会像她那样吗?”

春辞无语,“怎么可能,我要那样我家小姐还不劈了我!更何况,我心悦你,就喜欢你这样的,多好欺负啊!哈哈!”

“......”靳方守一脸黑线。

“走,我带你去看个别样的。”春辞一脸促狭的说。

“看什么?”靳方守起身收拾衣服。

“当然是看看会撒娇的男人啊!”春辞兴奋的说,“都说会撒娇的女人好命,呵呵,会撒娇的男人同样被女人爱不释手啊!”

“......”靳方守无语,“我不去!”他可做出偷窥这种事。

“哎呀,就当陪我去嘛~”春辞拖着靳方守往林子深处走。

靳方守一方面不想扫春辞的兴,另一方面心里也好奇这男人到底是怎么跟女人撒娇的,于是半推半就的就跟了去。

向乾被李文珊从沙滩烧烤拉走的时候春辞就看见了,这会儿不知道结束了没有。春辞拉着靳方守轻手轻脚的往树林里钻,好半天才摸到地方。

“还挺会找地方。”春辞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嘀咕了一句。

“我们还是走吧。”靳方守一眼就看见了树丛遮掩下的向乾和李文珊。这两人显然来的有些时候了。李文珊坐在一个临时架设的秋千上,轻轻的荡着,手里抓着一个狗尾巴草似的植物,时不时的拿那草在向乾身上扫两下。向乾双腿跪坐在草地上,两只手臂颇为用力的抓着树上垂下的两根绳子,正是李文珊秋千两端的绳子呢。这么长时间的折腾,使向乾裸露在外的肌肉上附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在星星点点的月光下格外的撩人。此情此景让靳方守格外尴尬,羞窘的想要逃开。

“乖乖陪我哦,要不然,嘿嘿,我可是这行当的行家,说不定没忍住就弄在你身上了。”春辞邪恶的笑。

“......”靳方守觉得自己上了贼船,不过死道友不死贫道嘛,看就看呗,靳方守毫不犹豫的放低了底线。

“啾。”春辞看靳方守乖乖的呆在她身边,眉开眼笑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那边两人正在交锋,也没注意到春辞二人。

“主君~,我真不敢了,饶了我好不好?”向乾被这么不上不下的折腾了半天,低沉的嗓音都浸了水似的绵软,又带着点微微的,似乎没藏好的小委屈。

“哼,我还没玩够呢。”美色当前,李文珊也忍的很辛苦,可是以鄢凌传授的经验来看,明显没到火候,还得忍着。

向乾苦笑,“那能不能换个方式啊,主君~,你不想我吗~”一个相貌硬朗清隽的强悍男人,一脸红晕,声音软萌可怜的请求着,真是该死的诱人!

李文珊舔了舔嘴唇,“那你过来吧。”

向乾心中大喜,刚想扔了手中的绳子来抱她,李文珊又道,“哎哎,绳子拉好,该过来的过来,不该过来的就给我等着。我告诉你哦,千万别把我掉下来哦,不然你今天可就只能饿着了!”

“......”向乾觉得他清纯可爱的主君被鄢凌彻底的带歪了,不过这坏坏的磨人样又该死的吸引他!向乾用了个巧劲儿,将手里的秋千绳快速的交叉了下,身体一仰,整个上半身都展开,双臂在身后牢牢的抓住秋千绳子,利用绳子的震荡让李文珊向自己的方向荡了过来。

李文珊偷偷坏笑,任凭秋千悠哉悠哉的荡过去,手里的草在向乾身上似模似样的多扫荡了两次,如此几次后,向乾都有些抓狂了。

“主君~,我不要这个!”向乾鼻音浓重的说着,有些委屈的哽咽感。

“那你要什么嘛!”李文珊也乐的看向乾故意示弱,佯装不满的说。

“我要你,要你,主君~”向乾一头汗,可怜兮兮的嚷着。

“真是的!可是我够不到啊!”李文珊恶劣的说。

“主君,你不爱我了!明明可以的,你腿动一动嘛!就知道欺负我!”向乾不满的说。

“呵呵,也不是不能满足你,先荡起来。”李文珊扔了手里的草,拨了拨头发吩咐向乾。

向乾赶紧再次震荡了下秋千,李文珊荡过来,双腿直接勾住了向乾的结实的腰,向乾抓住机会一个转身把人控制住,狠狠的过了把瘾。

“唔!放开,主君,把我身上的东西松开。”向乾喘息着皱眉。

“不要,我问了鄢凌了,才没那么痛呢,上次分明是骗我,我不会上当了!”李文珊娇嗔道。

“......”这种事情为什么要问鄢凌!向乾暗自磨牙,“可是我没有用过这个,真的痛嘛,主君~,你最疼我了。”向乾肉麻的说着,并趁机施了点小手段,直接让李文珊没了力气。

向乾心里得意,自从上次被李文珊在花园里整治了一次后,他也趁机研究了下伴臣的服侍课程,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嘛,向乾觉得自己真是有先见之明。

微微荡起的秋千上,一对儿爱人互相倾诉着他们的珍惜和爱慕。李文珊利用海妖之歌调整着自己的声线,在向乾耳边轻语着,带给向乾别样的刺激。

“爱你。”李文珊亲了亲向乾水润的眼睛,调整嗓音频率在向乾耳边说了两个字,似乎一道闪电击中了向乾的大脑,脑中一片白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极致的愉悦。两个人仿佛进入了奇妙的境界,阴阳际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好的让人眷恋。

春辞拉着面红耳赤的靳方守从密林里偷偷的跑了出来,心道,没想到这俩人还挺会玩的。靳方守是没想到私生活居然可以过成这样,更没想到,一向干练强大的向乾私底下居然是这样的!

“有什么感想?”春辞好笑的看着靳方守。

“咳咳。”靳方守正暗自感慨,猛的被春辞一问,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有伤风化!”

“噗!”春辞绝倒,“夫妻之间本就该好好经营,双方都得趣了才能蜜里调油,都像你似的一本正经,日子只能越过越无趣,那可就怪不得外边的小妖精把你的人给勾跑了!”

靳方守不语,被春辞握着的手微微的攥紧。

春辞立刻就感觉到了,不过她的本意就是要说给这木头听,老是这么正经,以后得少多少乐趣啊!

春辞摸了摸靳方守的手指笑道,“向乾和向坤虽是孪生兄弟,性子却很是不同,向乾腹黑,狡猾机警,像只狐狸,向坤实诚,内敛羞涩,像个大狗。虽然两人长相一般无二,也都得姗主喜爱,但是总归向乾这性子更加受宠,在姗主心中占据更重的分量。”

靳方守不语,春辞帮他理了理衣服,感叹道:“说实在的,因为都很强悍,其实有些事情已经不仅仅是女人才会做了。我们的组织是个凭实力吃饭的地方,任务如此,私生活也如此。哪个佣兵不是见过各种场面的,女人为了绑住喜欢的男人费劲心思,男人为了女人眼里只有自己又何尝不是煞费苦心。朱丽刚开始和你在一起时不见得没动过情,只是外面诱惑很多,更有许多心思不纯的特意谄媚,她从你这里得不到想要的东西,自然就会在外面找了。”

“我......”靳方守有些心烦,看着春辞想说些什么。

春辞手指放在他唇上,阻止了靳方守想说的话,淡笑道:“我的爷皎皎君子,像道月光美好但也清冷,是她不识你的好,我很庆幸!呵呵,她要不这样,哪轮得到我一个小小的首领染指高高在上的佣兵强者。”

“你比她厉害。”靳方守见识了春辞白日里的所作所为,比之朱丽强了不少,听她自我贬低便皱眉更正。

“呵呵,我也觉得自己挺厉害的!”春辞臭屁的自我表扬了下,没想到靳方守还真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

“噗,你怎么这么可爱!”春辞心情大好的抱着靳方守的脖子,在他脸上胡乱的亲着。

靳方守一会儿被她说木头,一会儿又被说可爱,脑子里有点凌乱了,他确定自己并没有哪里表现的稍微有一点儿不同!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走,回去吧。”春辞挽着靳方守的胳膊说。

“我问你个问题啊,你要是不想回答也可以不回答。”路上春辞突然对靳方守如是说道。

“你说。”靳方守清淡的看着她,眼睛里清冷却温柔。

春辞点头,“按说你们选择协作佣兵时都进行过相应科目的训练,为什么你两性生活方面这么生涩?”

靳方守抿了下唇:“我没参加伴臣课程培训,算是放弃主君地位的一个条件。”

春辞了然,靳方守当时估计只是单纯的想把这个神似张若云的人留在身边,一方面想要留住逝去的爱,另一方面又清楚的知道朱丽只是个替代品,所以才会放弃了主君之位,却又不想为朱丽去学习伴臣的课程。

两人默默无语的走了一会儿,靳方守犹豫道:“你是不是曾经追求过向坤?”

春辞一愣,后来一想,估计靳方守是知道了什么,笑着说:“谈不上追求。当时向乾和李文珊互相爱慕,已经确定要结为伴侣。而我家小姐那时还没有遇到晓曦少爷,是一心想往个人佣兵方向发展,可能嫌弃我总缠着她,就到处给我找男人,挑着挑着就挑上了资质与向乾相仿的向坤。可是向坤心里也爱慕姗主,当然躲我还来不及,而我对他也无感,懒得费心思去寻他。后来向坤生香发作,趁机撬了向乾的墙角。啧,向乾那王八蛋非把账算在我和小姐头上,当时着实打了几次架。”想起过往的种种春辞也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

靳方守私心里觉得鄢凌这人很奇怪,做的事往往让人觉得很不靠谱,但是结果往往都还不错。

“怎么,不高兴了?”春辞看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笑着问。

靳方守摇了摇头,“我就是觉得鄢凌这人不靠谱。”

春辞咯咯笑了起来,“很多人都觉得她不靠谱,我觉得还行吧。”

两人一路走回寨子里,除了巡夜的,寨子里的人基本上都已经休息了。

“当家的,房间我都收拾好了,我带这位先生去休息吧。”巧妹一直等在大门口,一看见春辞就迎了过来。

“不用,这位先生跟我住。”春辞拉着靳方守说。

巧妹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

“傻样儿!”春辞拍了下巧妹的头,问,“其他人都安排好了吗?”

“嗯,都安排好了,还有一位先生和小姐没回来。”巧妹赶紧说道。

春辞知道向乾两人还没回来,嘱咐巧妹在此等候,自己就拽着靳方守去了正中间的那间两层小楼。

“破是破了点,倒也清幽,就先委屈靳爷了。”春辞四下看了看,拍了新铺的床榻笑着说。

“要不要我帮你?”靳方守问春辞。

春辞抬头看他,“你觉得呢?”

靳方守皱眉,“算了,就当我没说。”

“呵!过来坐。”春辞好笑道。

靳方守刚一落座,就被春辞顺势压在了床上,“累了,想睡觉!”

“......”靳方守无语,“累了,就收拾收拾休息吧。”

“不想动。”春辞鼻子里哼哼着,“你伺候我。”

“......”靳方守从来没服侍过女人,就是和朱丽在一起也从来没有过。

“好。”迟疑了一会儿,靳方守抱着春辞答应了一声。

也许是真的累了,春辞一下就睡了过去,靳方守把她身上清凉的衣服裙子都脱掉,把人安安稳稳的放在床上,要了清水给她擦拭了身体。

房间里没有电,烛光下的女人睡的安稳,没有了白日的肆意,娇娇俏俏的惹人怜爱。靳方守坐在床边,描摹着她背后的红罂粟,竟微微的失神。

“冷。”春辞呢喃了一声,惊醒了靳方守。他赶紧脱了衣服,抱住她,春辞顺势钻进他怀里。

第二天一大早,春辞又龙精虎跃起来,缠着靳方守在床上滚了许久,直到轩辕佑站在门口喊了一声,“阿姐,白鲨派人过来叫你去飞鹰岛,说是有事相商。”

春辞从被子里钻出来,苦着脸说,“完了完了,不想干活!怪不得说温柔乡是英雄冢。”

靳方守好笑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起身穿衣服。

“准备早餐,吃饱了干活!”春辞扯着嗓子对轩辕佑喊了一声。

“知道了。”轩辕佑噔噔噔的走掉了。

说是早饭,其实也没什么好吃的,就几张饼子几条肉干,实在是资源短缺。春辞一边吃一边嚷嚷着要赚钱,向乾嫌弃的扔了一块很大的金疙瘩给她,“昨晚上捡的,赏你了!”

“谢谢姗主!”春辞见钱眼开的对李文珊说。

“你TM不该谢我吗?”向乾不满意的说。

“切,你的钱都是姗主的,怎么,你藏了私房钱?”春辞嘲笑向乾,末了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呃!”向乾嘴角一抽,特委屈的看向李文珊,“主君,你别听春辞这丫头胡说八道!”

李文珊笑了笑,白了向乾一眼,“晚上我要好好查查账!”

“......”向乾心里乐呵,面上一脸的吃瘪。

靳方守微微勾着嘴角,看着春辞胡闹。

白泽一脸惊奇,他们爷这两天笑的次数赶上几年的总和了,难道这死女人真要上位不成!

“呵呵,叨扰了一天,多谢当家的招待,我们就此告辞,当家的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尽可联系我。”轩辕逸起身告辞。

“那我可不跟少爷客气了。”春辞一脸惊喜的表情。

“呵呵,好说。”轩辕逸知道春辞也就这么一说,真要遇到事儿,鄢凌和靳方守就能帮她,何须用到他轩辕氏。

都知道春辞有事,向乾和靳方守也决定就此离开。

“我过些天来看你。”靳方守突然不想离别,想了想如是说道。

春辞失笑:“我的爷,你可饶了我吧!我这乱哄哄的,实在不适合接待你!”

靳方守不高兴,一脸严肃的站在岸边就是不上船。

“......”白泽抱着黑猫磨牙,春辞这死女人竟然嫌弃他家爷!

春辞看着这耍孩子脾气的男人心里美美的,嘴上却埋怨着:“又怎么了嘛!我这真不适合你呆,就你这身份,还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你总往南海跑,会打乱我的计划的,你也不想三个月后小姐把我给咔擦了吧?”

靳方守皱眉,“不会,有我在,不会让她杀你的!”

春辞无语,“可是我还想成就雄图霸业呢!您就成全我呗!爷~”春辞扯着靳方守的袖子撒娇,让船上的向乾一阵恶寒,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跟过来送行的轩辕佑也嘴角抽筋似的跳舞。

靳方守这才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轩辕佑说,“你离他远点!”

“......”轩辕佑一脸黑线。

“......”春辞嘴角一抽,赶紧表示绝对无条件服从。

“你不是易容很厉害吗?不让我来,你来东皇岛看我。”靳方守退一步要求。

“.我......”春辞刚想说没那时间,不过看他那幼稚的黑脸,无奈的点头,“行行行,都依你,你是我的爷!”

“不能敷衍我!”靳方守不放心的补了一句。

春辞无力的点头,靳方守才收拾情绪准备上船。走着走着他又觉得不对,少点什么,然后又皱着眉头对春辞说:“你是不是有事没做完?”

春辞觉得这对话很耳熟,瞬间明白,走上前去亲了亲靳方守的嘴角,小声说:“我发现你脸皮其实也挺厚的。”难道是他自己总结出来的相处之道?

“我自己痛快就好,管别人干什么!”靳方守理所当然的说。

“爷你说的真对,快走吧。”春辞推了他一把。

“你做事小心点。”靳方守忍不住唠叨了一句。

“嗯嗯,快走吧!”春辞觉的船上的人都想上来打他们了。

“嗯。”靳方守低头快速吻了一下春辞的额头,然后看都不看春辞转身就走了,不过显然是没做过这种主动爱怜女人的事情,耳朵尖都红了。

春辞摸了摸额头,低声笑了笑,再转身时已是一脸的肃杀,“把东西准备好,回飞鹰岛。”

看着远去的春辞,向乾笑道:“亲个女人,人家没脸红,你脸红个什么劲儿!”

“我高兴,她喜欢,与乾爷何干?”靳方守面无表情的说。

“啧,行啊,和春辞混了一天开窍了啊!”向乾咂舌。

靳方守低头给猫顺毛,睬都没睬他。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贫!”李文珊转了转手里的笛子接着说:“等下上了岸我们直接去西边,听说有人爬了向坤的床,我得去会会这人才。”

向乾一愣,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他怎么不知道?天易组里竟然有事情是他不知道李文珊却知道的,这事情有点大条了!不过向乾马上想起了刚刚派出去的傅科和高俊博。这两个人虽然划归了天易组,不过明显更向着李文珊。

“......”坐在一旁的靳方守和白泽也无语,谁这么强大敢爬向坤的床!

“想什么呢?”李文珊捏了捏向乾的手,甜甜的笑。

“我在想是哪个不长眼的,猪油蒙了心敢抢你的人!”向乾特别乖巧的说。

“乾乾,我的心思你懂的,没那闲工夫监视你们,心在我这,我就好好护着,不在我这也不过伤心两天的事。他们没有坏心,不要干让我生气的事,好不好?”李文珊低语,看起来情绪不高。

向乾眨眨眼睛,反手握住李文珊的手说“我没想干什么呀,我只是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有点担心向坤。”他才不会为了两个没什么大问题的属下得罪他的女人呢!

李文珊靠在向乾肩膀上说:“具体情况不知道,按理,以向坤的身手不应该毫无知觉的被人近身的。一个大活人躺在他身边他竟然没反应,这很奇怪。傅科说向坤日常表现的很正常,不像有问题的。不过上次W市时就遭遇了南苗寨,这次活动的地域更接近南苗寨,就怕他被人动了手脚还不自知。”

向乾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是有点古怪啊!“九霓那边的数据库已经好了,要不我联系下九霓,让鄢凌那边派几个人过来,这种蛊毒之类的还是专业的人来搞才行。”

“也好。”李文珊点头。

“给我也要几个。”靳方守插了一句。

“......”向乾白了他一眼,掏出通讯机,根据陆钧提供的频段发了一条简讯给九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热门小说推荐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