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玄牝王夫的选拔标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恣意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九、玄牝王夫的选拔标准

分享到:
关闭

鄢凌有些懊恼的回到住处,看着睡的香甜的葛晓曦,心里的罪恶感直线上升。独自坐在床前看着宠了几年的男人,她神色变化,叹息连连。

“谁!”不知过了多久,葛晓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床前的黑影着实吓了一跳。

鄢凌一愣,失笑:“我。”

葛晓曦撅嘴:“大晚上不睡觉吓唬我啊!”

鄢凌不语,微笑着看他眨着眼睛撒娇。

葛晓曦抓住鄢凌的手,纤细的手掌有些凉,显然起来有一阵子了。他心里百转千回,想了想猛地拉了鄢凌一把。

鄢凌顺着葛晓曦的力道伏低身体,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想要~”葛晓曦嗓音糯糯的在鄢凌耳边说,说完自己不好意思的绯红了双颊。

“呵呵。”鄢凌轻笑两声,跟自己在一起这么多年,葛晓曦卖萌撒娇的本事直接上升啊。鄢凌心情大好翻身上了床,什么陆钧不陆钧的,先吃了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鄢凌这个每日勤勉锻炼的人破天荒的起晚了,直接比约定的训练时间晚了整整三个小时才出现在训练现场,让等了许久的春辞笑得一脸暧昧。

“笑这么猥琐干嘛!”鄢凌白了春辞一眼,一点尴尬的感觉都没有。

春辞递了一杯牛奶给鄢凌,笑道:“我这是羡慕啊!呵呵,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小姐一样君王从此不早朝啊!”

“你要真想还不容易,巴巴的过嘴瘾,这玩了一个又一个,什么时候带个真的过来,我也好给你把把关啊。”鄢凌喝了一口牛奶,揉了揉眉心,随口说着。

春辞看鄢凌一副精神不佳的模样,好奇的说:“不是,你这是搞的多激烈啊,一副被掏空了的模样。”

鄢凌嘴角一抽,抬脚踹了过去,“你皮痒了吧!”

春辞伶俐的躲开,撩了撩头发,笑道:“动手动脚的,别弄脏了人家的衣服,刚买的呢。”

鄢凌看着春辞在那搔首弄姿很是无语,指着不远处正在训练着的人问:“有几个符合标准的?”

春辞咂了咂嘴,笑道:“普通的仆从基本没什么问题,做点思想工作,再系统训练一下就行。只是这王夫人选,啧啧,按您那标准一个都不合格。”

鄢凌皱眉:“不是让你在上三阁挑好的吗?太阳花现在资质这么差了?”

春辞嘴角一抽,“小姐,能冒昧的问下吗?”

“嗯?”鄢凌转头看她。

“您确定您这标准不是根据陆爷那条件制定的?”春辞甩着薄薄的一张纸,深表怀疑的看着鄢凌。

“......”鄢凌微微蹙眉,想起出营前随手写过的一张纸,“谁把这个拿给你的?”

春辞眸光一闪,笑道:“自然是小曦少爷啊!怎么,这不是你为本次任务制定的选拔标准?”

鄢凌头疼的扶额,当时是想着要挑个怎样的人才好,习惯性的罗列了一堆,不知怎么搞得,写着写着脑海里就不停的浮现陆钧的身影,然后这标准就直接跑偏了,她一直没在意,没想到被葛小曦拿来给了春辞。

鄢凌伸手把那张纸接过来扫了一眼,男人啊,啧啧,真烦!随后说道:“不用这么严苛,但总不能太差劲儿。玄牝女国的公主虽是个少女,但从外交举止来看,是个被教育的很好的继承人,很有些王族手腕儿。现任王夫很得女王喜爱,得了亲自管教女儿的殊荣,啧,这位王夫是个东方男性,听说家境不错,因为家道中落被卖进了玄牝,是个比较讲究的人,需要格外注意,另外,王夫在私生活方面对女儿管束的比较严苛,所以,玄牝的这位公主基本没什么异**往经历,干干净净的情史让我们不能很好的判断她的喜好。”

鄢凌想着查探来的玄牝那方面的消息,略微沉吟道:“这样,你各种类型都挑一些,身手样貌自不必说,礼仪气质也很重要。还有,玄牝是女人掌权的地方,对外界引入的男人比较忌惮,这些引入的男性说好听点是男性公民,实际上就是奴隶一般的存在,大部分都没什人权可言。这种地方本身就挑战现代文明,对男性看管的更紧,是对男性本能的极端压制。上三阁的人虽说也接待客人,但性子难免都放纵的有些野了,训练期内多压一压,更重要的是要改掉多年养成的风尘习气。对待客人和对待妻子完全就是两个概念,那帮人在红尘里打滚多年怕是没多少真心留下,即便能糊弄那小姑娘,人家父母那一关却难过了,所以夫妻之道要找专人培训。另外,玄牝的人不喜欢联姻一方有背景,让夏青重新审定待选人员的身世背景,务必要把候选者的身世背景摘洗干净。”

春辞属于很早就跟在鄢凌身边的人,见证了鄢凌势力发展的全部过程,能与鄢凌保持很高的配合度。就玄牝女这个任务来说,旁人看来不过是做个生意,开展开展商贸,顶多在玄牝插点钉子,春辞却明白玄牝是鄢凌为打开北部局面选定的突破口。

鄢凌本是南方水土养出来的人,喜欢山水,所以在东、南方向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势力也强横异常,西南因着苗疆巫蛊寨的原因也算发展的不错,北部西部因气候不得鄢凌喜欢,她花费的心思很少,以前倒也没什么,但随着鄢凌阶位的提升,要防范注意的地方就更多了。势力的局限性限制了信息资源得获取,直接影响了鄢凌的发展,让她不得不把视线转移到北方乃至西部。年前鄢凌下属组织绯色的首领牡丹借着一次任务终于将手脚插进了北方势力范围,却因为力量薄弱,后方支援被阻隔而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原本鄢凌都准备正面强攻,尽快打通东部与北部联通的关卡,玄牝却在此时发布了人**易任务,让鄢凌看到了另外一种突破方式。玄牝女国人口不多,可地理位置特殊,恰巧位于东部和北部的交界处,若是能把这个十分排外的地方拿下,鄢凌就可以直接绕过大部分阻碍她向北发展的黑势力,开辟一条更隐秘的东线北线联通要道,这比拿人头开出条血路好太多了!所以鄢凌对这次任务比外界想象的看重。

春辞听了鄢凌的吩咐,点头道,“小姐放心,都已经安排好了,各种训练资源也会随后送到,这次一定给您拿下玄牝。”

鄢凌浅笑:“你别急着夸海口。这次任务不好做,在人家王庭眼皮底下做手脚不是谁都有这本事的,人去的太多扎眼,去少了成不了事,这个王夫至关重要,颜值手段缺一不可,忠诚度也要考证。这次派去的人都混在巡查仆役里,你可着出类拔萃的给我选,告诉他们,不管以前做错过什么,完成此次任务,我让他们脱掉贱籍,全权负责东线和北线的联动,团队列等一级。”

春辞认真的记下,心道:脱离贱籍与鄢凌下属一级组织同等地位,啧,这吸引力有点大了。太阳花枫色里接客的人都是些得罪过人或犯过错的人,不管是地位更为低下的下三阁,还是稍微有点地位的上三阁都少不得以色侍人,尊严、自由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奢侈的东西,此次有机会跳出桎梏重获新生,想来这些人也会拿出些真本事来吧。

“今天进行的什么训练?”鄢凌随口问道。

春辞撇撇嘴,“虽说以前大部分都是些厉害人物,在枫色挫磨久了,意志力先不说,体能就降低了不少,只能抓紧补回,我让春生带着负重训练去了。”

鄢凌点头,“从明天开始晚上拉练,白天授课,这林子虽然人迹罕至也要以防万一。”

春辞想想也是便点头应下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热门小说推荐

play
next
close
Top